公司凝聚了素质高、技能强、深谙物流管理的人才,拥有经过专业培训的装卸队伍,积累了丰富的实践管理经验并提供良好的服务。
当前位置:主页 > 产业新闻 >
产业新闻
火箭少女”命运多舛偶像产业能否速成?
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18-09-02 19:04 浏览量:

  孟美岐、吴宣仪、张紫宁宣布退出“火箭少女101”组合,成了今年的爆炸新闻。一个多月前狂欢的粉丝们,也许想不到如今群芳散尽的局面。

  但在“杨超越天降C位”引人发噱的同时,整起事件的经过,也引人深思:人家的版权是买了,可在偶像产业尚未成熟的土壤,需要为尚不能直立行走的人,铺设飞机跑道吗?

  虽然已有缺席发布会的“失联风波”作为前兆,消息还是让人猝不及防:原定于本月18日举行的组合首专发布暨媒体见面会,曾被传出取消。这场迟到的发布会,此前已延期一个多月。原因是近日孟美岐、吴宣仪及其所属公司乐华娱乐被传出“失联”。

  主办方腾讯对新浪娱乐的回应,还算强硬:“我们做的是火箭101女团,不是某个人,所以团的音乐EP发布和媒体见面会如期举行,不会因为哪个缺席不开,也不会因为任何成员的公司有其他的想法而不开。”

  自6月24日,“火箭少女101”成军起,就有一团阴影萦绕上空:组合中部分成员,原本分属不同的经纪公司。如孟美岐、吴宣仪,一直是韩国演艺公司Starship Entertainment与乐华娱乐旗下中韩女子组合“宇宙少女”成员。

  在这样的前提条件下,一旦“火箭少女101”组合成立,所有成员的经纪权,将自动划归由腾讯独资的周天娱乐旗下。可所有人的前约也将继续,不能解约。说白了,两头的活动,跟哪头呢?对此,“宇宙少女”所属公司Starship迅速回应:两团将并行活动,二人将在下半年回归“宇宙少女”。

  6月25日,腾讯的反击,与今天一样强硬:孟、吴签约后,未来两年将只在“火箭少女101组合”活动。并行是不可能并行的,这辈子都不可能并行的。

  7月3日,韩方重申立场,并表示二人私自去掉微博名“宇宙少女”前缀“违约”。也就是说,孟美岐和吴宣仪将面临“两头跑”的境地。五天后,负面新闻突然喷发。

  一是《创造101》惹下“中传打人事件”。团队在未经中国传媒大学保卫处同意的情况下,进入校园拍摄。低调点还则罢了,却又发生了在公共区域操场拍摄,未经清场,却不允许学生围观拍照的情况。其中一位男性经纪人,将手中矿泉水瓶掷向一位女学生,引爆冲突。

  众怒顿时燃烧到团队经纪人的专业素养上:不速之客,是不是客且不说,绝没有做客打主人的理儿。当夜,孟、吴粉丝团官微,同时发布消息:接到官方通知,原定于7月11日举行的成团发布会,无法如期举行。改订日期,另行通知。次日消息传来,孟美岐等艺人,已被各自原属经纪公司,迁出“火箭少女101”组合合居宿舍。

  直至昨天(8月8日),腾讯在宣布成团发布会定在8月18日,同时发布了那段类似于“年三十儿的凉菜——有它过年,没它也过年”的强硬表态。之后,就是今天的“爆炸性新闻”,1078家上市公司去年净利增长 有,以及腾讯方面宣告周天独家经济权的声明了。

  早在今年1月19日爱奇艺就开始播出的《偶像练习生》,如今的累计播放量已达35亿;而4月21日腾讯视频开始播出的《创造101》,累计播放量已达50.2亿(数据via:猫眼专业版)。

  从爱奇艺的《偶像练习生》到腾讯视频的《创造101》,国产的效仿“韩式”流行偶像打造过程的综艺节目,把一个又一个热议话题从早春带到了盛夏。

  在100位男生中角逐出的9位,在《偶像练习生》结束之际“出道”,组成了男子偶像组合“NINEPERCENT”;值得一提的是,组成的这个男团为2018年4月至2019年10月的“限定团”。换言之,就是说成团的那一刻开始就知道这个男团的成员终将“各奔前程”。但这并不妨碍作为“全民制作人”身份,参与进节目之中的观众的热情。带着“养成”意味的这档节目,在未播出之际就因其特殊性而频频登上热搜,而其吸引受众的核心似乎在于“左右男团出道的掌控欲”。

  然而,到了《创造101》中,“养成系偶像”存在的意味则更显著——她们承载着像梦一样不真实的“幻像”。

  不否认在成为“偶像”的路上,确实有辛苦付出、努力提升自己的人存在,但最贴切的诠释了“逆风翻盘,向阳而生”的少女是杨超越。此番,遇上乐华以及麦锐的三位艺人“”,连沉寂了多日的王思聪都专门发微博调侃杨超越的“C位出道”。

  在中国本土的文化中,“偶像”是个非具象的存在,承担着“偶像”职责的从最早的领袖人物、劳动模范,一直到如今演艺圈中的演员、歌手、舞者......总之,在大多数中国人眼中,成为众人所喜爱、所推崇的代表人物,总要有一技之长或特别优秀之处。然而,“杨超越们”的存在,让中国泛受众观众的既定认知受到了冲击。但也正是因为这样,相应的偶像养成类节目的话题度有了,节目的点击量也水到渠成——“爆款”综艺应运而生。

  不出意外的,从2018年爆火的两档偶像养成类综艺中走出的少男少女们,在节目结束之后,都似乎尚未有清晰的发展规划。于是,大众感叹这些年轻人“出道即巅峰”,粉丝们则一厢情愿的期许着自家爱豆的锦绣前程。但最终,留下的只有两档曾经话题度超高、播放量惊人的热门综艺。

  而今,《偶像练习生》第二季已经进入了紧锣密鼓的筹备阶段,甚至宣传文案也已经在网络上开始铺设。

  据原本是制作影视娱乐内容的制作公司相关从业者向笔者透露,不少业内的传统影视公司、制作公司都已经深入到了相关偶像养成类节目的筹备中来。以TA所属的公司为例,这个原本致力于打造娱乐内容的公司,如今正在积极接洽、发掘“偶像”潜力股,意欲通过“养成节目”向大众输送自家“偶像”。

  不管节目组承认与否,今年点燃了娱乐圈的两档偶像养成类综艺,都或多或少的携带着“舶来品”的基因。在中国发展的偶像或偶像团体,带着“日范儿”或“韩流”的影子,一方面可以见得中国偶像产业极强的“学习能力”,一方面也反映了当下中国偶像产业独特风格的缺失。

  从“全民制作人”到“pick小姐姐”,偶像相关的新名词充斥了今年的互联网,一时间似乎中国的偶像产业就此崛起,亟待收获红利的“偶像产业元年”就此开启。而今,除了致力于打造偶像艺人的经纪公司,更有多家传统影视公司入局“偶像布局”,似乎得以窥见一丝让娱乐产业为之涌动的征兆。

  然而,养成综艺虽然火的一塌糊涂,从综艺中走出来的“偶像”们却前路渺茫。如今,已经出道的NINEPERCENT连“合体”出席活动的次数都屈指可数;而尝试成团的“火箭少女101”中途历经波折无数,终于在将要“成团”的8月18日的前九天,上演了一场人尽皆知的闹剧。

  无论是《偶像练习生》还是《创造101》,参与节目中“偶像预备军”输出的公司,多为有自己“小算盘”的成熟公司。借着“偶像产业”崛起的势头,推出自家公司的偶像甚至是偶像团体,无疑是最快捷有效的“宣传方式”。但是,这样一种构建模式,从一开始就埋下了公司、平台、艺人等多方争夺“利益”“资源”的隐患。

  此外,不同于日韩练习生常年累月、艰辛苦楚的练习生涯,从热门综艺中输出的“国产偶像们”更像是娱乐产业流水线上的“半成品”——大多数人距离成熟偶像的资质,都有较大差距。

  麦锐创始人兼CEO王丛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,曾明确表示“我们的男生差不多就是14-18个月(出道),因为所有人不是素人,都是专业院校、艺考过的,或者以前做过这件事的人,所以他们基础很好。”而日韩的多家经纪公司中的练习生,则要面对近似残酷的淘汰机制和长久的训练时长,与之相较,当下的国产偶像们似乎多为“速成品”。

  无论是只看到了粉丝消费力的娱乐产业的入局者,还是寄希望于新星偶像们的经纪团队,更或是在世人戏谑的眼光中走出来的“偶像”,似乎都被裹挟入了“偶像产业”的浪潮中。然而,即便是众多人都声称2018年是“国内偶像产业元年”,似乎整个娱乐产业都洋溢起了新的希冀。但是,国产偶像们的前行之路仍旧迷茫。

Copyright © 2013 918.com,博天堂918下载,博天堂918国际厅,918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